驻马店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丁香】命运之结(微型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2:37:59 编辑:笔名
1、
回龙岗是一个火葬场,夜色里的回龙岗街道不只是烟尘弥漫还是雾气缭绕,总之这里的建筑每一天都像是深藏在朦朦胧胧之中。
深秋已是很凉的季节,没有星月的夜晚,一阵冷风吹过,树叶早已被风吹奏成了一曲哀婉的悲鸣。
在回龙岗街道上,有个不太显眼的木屋,木屋的主人以超度亡灵和销售冥品为生。由于多年都未粉饰,木屋的木条在雨水的侵袭之下犹如惨白的枯骨一般,叫人不敢直视。
木屋顶上的一根木条在风声里发出咯咯吱吱的响动,那响动很有规律,如果仔细聆听,更像是一个老妇人站在低声呜咽一般。
木屋的门口悬挂着一个摇摇欲坠的灯笼,此时,昏黄的灯光照在一把木质藤椅上,藤椅上躺着的年轻人慵懒地伸了伸懒腰,他叫霍凌,除了做些冥品生意外,他还是一名阴阳师。
此刻的风仿佛更急了,只是木屋顶上的木条却停止了响动。这时,霍凌猛然站起来,急匆匆地走进了木屋。
他在一堆冥币的后面找出一袋包装精美的咖啡,又拿来一个木质咖啡杯,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刚冲好咖啡,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霍凌拉了拉自己的衣襟,这才轻轻推开了门。
一位身材高挑的女特警正站在昏黄的灯光之下,灯光给她的皮肤镀上了金色,看上去美不胜收,不过霍凌却没有的目光却没有看女特警,而是望着她的身后,女特警被他的举动搞得有些错愕,也回头看了看,身后便是回龙岗的建筑,不过那里的影像模糊,什么都没有看到。
良久之后,女特警回过了头,微微一笑,道:“我是8中队的队长温馨,是不是打扰到您的休息了?”
霍凌没有说话,良久之后,他的表情才恢复了正常,目光也落在了女特警的身上,做了一个请进的动作,将女特警让进了木屋。
女特警狐疑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霍凌摇了摇头,他不想吓到对方,淡淡一笑道:“温警官,我在这里住久了,有时疑神疑鬼,您千万不要见怪。”
女特警看着霍凌的双眼,她希望在他的目光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可是霍凌古井无波的双眼里充满了清澈。
一无所获后,特警的心总算得以放下,顿了顿,温馨说:“我在来这里之前做过一番思想斗争,不到万不得已,我绝不会……”
霍凌淡然一笑道:“我能理解,毕竟你是一名警察,来我这里对你会有影响,况且你以前从没有遇到过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只是这一次有些事情你无法解释了。”
温馨皱了皱眉,试探性地询问道:“你知道我会来找你?”
霍凌将冲好的咖啡递到女特警的手里,淡然一笑道:“既然已经来了,我倒想听听你遇到了什么麻烦。”
温馨喝了一口咖啡,将杯子放在了桌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息,像是做了最后的决定,这才说道:“这几天我们正在办一个案子,收网时,那个犯人跑到了回龙岗附近,后来我们轻而易举地将其抓获了。”
霍凌道:“这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温馨叹了一口气,道:“如果真的抓到罪犯当然是件好事,可是当我们仔细辨认罪犯时,才发现抓错了人,这件事十分蹊跷,当时参与抓捕行动的有六个人,绝不会看错,但是……”
就在这时,温馨的手机拼命地响了起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司机小刘打来的。
温馨皱了皱眉,按下了接听键,手机里只传来短促的忙音。
“不好,出事了!”温馨甚至来不及挂断电话,急忙跑出木屋,朝停车的位置奔去。霍凌立刻预感到了什么,想喊住温馨,但为时已晚,情急之下夺门而出。
二人速度奇快,眨眼间便跑到了离木屋不远处的一辆警车旁,这里没有光亮,空气也死气沉沉,温馨的右手举着枪,慢慢地靠近警车,就在这时,霍凌已经跑到了她的身后,轻声喊了一句“不要过去!”。
温馨不解地看了一眼霍凌,发现他正盯着警车的后面,嘴里像是说着什么。
片刻后,就看见警车诡异地震动了一下,霍凌一把拽住温馨的左臂,向后一拉,温馨只隐约地感觉到一股冷风从吹过了自己的肩膀。这时,警车的灯突然闪了一下,温馨被吓了一跳。
霍凌松开了手,道:“你受伤了,必须马上进行处理。”
刚要离开时,小刘慌张地走下警车,道:队长,刚才我好像看见树后有个黑影,便立刻给你打……。”
就在这时,温馨的身体突然失去了平衡,好在霍凌身手敏捷,一把揽在她的腰上,抱起温馨后,他急速地朝木屋奔去。
2、
木屋里,温馨的上衣早已脱掉,霍凌看着她胳膊上的一块儿小小的红斑,不禁眉头紧锁,此时温馨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掉进了冰窖,四肢正在渐渐失去知觉,她气若游丝地说道:“刚才是不是有不干净的东西?”
霍凌没有回答,他迅速地从一个黄色的包裹里取出三道符,之后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
温馨朦胧的双眼看着霍凌的一举一动,她的意识正在涣散,她看见霍凌合十的双手向外一翻,手上便多了一团火,之后那团火慢慢飘向了自己的肩膀,肩膀也开始温暖了起来,那种暖意慢慢地流入到了她的血液里,血液也有种火辣辣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馨像是在睡梦里缓缓地醒来,模糊的视线也渐渐变得清晰,她第一眼便看到了站在自己身旁的霍凌,一抹阳光照进木屋,木屋的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霍凌疲惫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轻声说道:“你还没跟我说你的来意!”
温馨的身体稍稍有了些力气,她这才看了看自己的右键,只是此刻她的右肩上正盖着自己的警服,她能感觉到警服下的身体只剩下一件内衣,一张秀气的脸上渐渐浮现出红晕,她不敢去看霍凌,轻声地说道:“谢谢你救了我,其实我来这里,只想请你帮个忙,不知……你能不能……”
霍凌淡然一笑,道:“现在不是帮忙这样简单了,我们两个惹麻烦了,你先换好衣服再说。”说话间,霍凌走出了木屋。
阳光照在他的身上,激起一股暖意,不经意之间,霍凌双腿一发力,身子如飞燕一般灵巧,已经跃上屋顶,将屋顶处那个已经发白的木板拿在手中,又飘然落在地面上,动作潇洒已极。
这不是一块普通的木板,而是一件降妖的宝物,此木由菩提树所制,名曰菩提尺。临下山时,霍凌的师父告诉他,菩提尺除了避邪和养命之外,还能帮他找到另一半。
正当霍凌拿着菩提尺发呆之时,温馨推开木门,走了出来,身穿警服的她站在阳光下,显得英姿飒爽。走几步来到霍凌身前,温馨询问道:“你刚才说我们两个惹麻烦了,到底是什么麻烦?该不会是……”
霍凌皱眉看了看回龙岗的方向,叹息一声,道:“昨天晚上你来找我时,我就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没想到被我吓走后,它又去纠缠刘警官,但刘警官绝不是它的最终目标,它要引你出来。”
温馨微微皱了皱眉,她把几天来所发生的事回想了一遍,如果没有脏东西,或许真的无法解释,她的目光再次落在霍凌身上,不知为何,自从昨晚开始,她对面前这个黑衣男子产生了依赖感,尤其当她看见一个异性男子心无杂念地帮助自己疗伤的时候,那一刻,她的心都险些被他手上的火给融化了。
温馨立刻从遐想里脱离出来,她甚至对自己产生那样的想法儿感到懊恼。
霍凌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右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干咳一声,道:“我们必须准备一些东西,今晚它还会来的!”
温馨慢慢收回了目光,脸上微微泛起红晕。
二人重新回到木屋,霍凌挪开木质床铺,又掀开了几片地板,一条暗道赫然出现在眼前,霍凌轻身跳入暗道,没过多久,便取出一个一米见方的红色木箱。
当打开木箱,温馨也好奇地凑上前来,只见木箱中盛满了佛经。
这些佛经是霍凌用红色朱砂亲自抄写的,他暂住回龙岗,主要是潜心钻研佛法,修身养性,却不曾想今天终于有了用途。
两人小心翼翼地将佛经粘贴在木屋的内壁上,做好这些时,太阳已经落山,尽管有霍凌陪在身边,温馨还是感到异常的紧张,一想到昨晚那股寒风擦过自己肩头的感觉,她不禁打了几个寒噤。
霍凌拿出一道符叫温馨放在身上,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各种部署后,才轻轻推开了那扇木门。
刺骨的寒风在腐朽的枝条上肆虐地吹奏,黑夜里一切都是黑的,木屋里没有开灯,温馨坐在霍凌的床上,双眼不敢往门外看,她端起热气腾腾的木质咖啡杯,喝了一口,却洒了半杯。
这时风声更急了,在漆黑的夜里,像是一个怨毒的灵魂在唱着凄婉的歌声。藏在暗处霍凌感到菩提尺的震动愈加强烈,看来正主就快出现了。
果不其然,伴随一股强烈的阴风吹进木屋,温馨手里的杯掉在了地上,咖啡的热气从刚刚从地上升腾起来,便被吹散了,霍凌猛力一拉手中的细绳,木门咣当一声关闭起来。
那股阴风在木屋当中兜了一个圈子,吹散了屋里无数的纸钱,迅速冲向门口,贴在木屋内壁的佛经纸张像是感应到了什么,闪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光芒一闪而过,在地上缓缓站起一个身满身白布条的厉鬼,黑而发亮的头发和那些惨白的布条缠在一起,说不出的恐怖。
这时,霍凌已经站在温馨的身前,手中的菩提尺向前一指……

霍凌手中的菩提尺向前一指,凛然道:“昨日我放过你一马,不曾想你却得寸进尺,今日我要叫你魂飞魄散!”
那个厉鬼的嘴里发出一声诡异的“咯咯”声,像是在笑,那声音将耳膜刺得生疼,厉鬼笑罢,漆黑的头发向后飘洒,露出一张干瘪而惨白的脸,原本眼睛的位置已经是两个幽深的黑洞,就见厉鬼枯木一般的双臂向上一扬,木屋里飞舞的纸钱全部静止在半空,场面十分诡异。
就在这时,传来几声清脆的枪响,这叫霍凌始料未及,他回头看了看温馨,发现她的枪口正指着厉鬼。
子弹穿过厉鬼身体,打在木门上方的墙壁上,这时厉鬼木讷地回过了头,一双黑洞洞的双眼凝视着温馨的方向,怨毒地说道:“恶毒的女人,你们想抓我的儿子?我儿子即使做错了事,也轮不到你来惩罚他!”话音为止,它消失的无影无踪。
霍凌的右手举着菩提尺,眉头紧锁,因为他看到墙壁上贴好的佛经被子弹打落了一片,不但他发现了这个问题,温馨也有所觉察,她看了看霍凌的眼神,霍凌看了看她的胸脯,又看了看墙壁。
温馨似乎明白了霍凌的意思,她的身上正有一张符咒,可是前面有厉鬼的阻隔,自己如何才能到达对面的墙壁?
霍凌沉思片刻,心中也有了注意,而此时木屋里的纸钱兀自凌乱,狂风怒号,叫人睁不开双眼。
霍凌的目光在木屋里飞快的搜寻,突然一个纵跃,刚好站在温馨的右侧,他左手一揽温馨的腰肢,又向后退去,退到了门口,这才将温馨放在地上,他守住了这里,却没有办法进攻,正在发愁的时候,厉鬼已经俯冲过来,霍凌手中的菩提尺向前迅捷一挥,一道金色光芒顿时在木屋里闪烁开来,厉鬼吃痛,向后面的墙壁撞去,墙壁上的佛经纸顿时闪出一道光芒,打在厉鬼的后背上。
温馨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左手在胸前一抓,一道符被她托在手上,她偷瞄了一眼被自己用枪打掉的纸片,一个纵跃,想粘上那道符。然而就在那道符刚被粘在墙上的一瞬间,厉鬼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发疯一般地朝着木门奔来。
霍凌的精神高度集中,手中的菩提尺指着厉鬼的方向,厉鬼化作一股寒风一闪而至,菩提尺奋力一刺,金光闪烁,伴随着这道刺眼的金光闪过,一声凄厉的惨叫在木屋里久久不散。
良久之后,停滞在半空的之前纷纷落下,像是一切都结束了,又像是这一切从未发生过一般。可是霍凌却突然感觉到不对劲,当他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一切都太迟了。
温馨正躺在地上,嘴角渗着鲜血,她的眼神依旧注视着霍凌。
霍凌将他缓缓抱起来,他终于明白了厉鬼的阴谋,其实它早已发现了木门上方的缺口,它是想等再一个机会,而温馨贴上自己的护身符时,厉鬼选择了雷霆一击,之后附身到温馨的身上……
霍凌第一次落泪,他懊悔,懊悔自己亲手杀了她。
临下山时,师父告诉他,菩提尺可以帮他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然而某一天真的找到了,却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温馨的身体在渐渐变凉,她看着为自己落泪的霍凌,痛苦的一笑,那个笑容说不出的恐怖。
但是在霍凌看来,那笑容却是世上最美的,他轻轻俯下头去,在温馨满是鲜血的唇上轻轻一吻,像是对宿命的俯首一般。
木屋的门外闪过一道光亮,之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木门被踢飞了,小刘带着8中队的队员赶到了现场,当他们看到一个男人正在亲吻自己的队长时,一个个剑拔弩张,三拳两脚便把霍凌打翻在地,但是霍凌依旧拉着温馨的手。
看到眼前的一切,小刘几人缓缓摘掉了帽子,一个个信心不已。而在此时,温馨竟缓缓地坐了起来,她看着霍凌,发现霍凌也在看着她。
温馨只说了一句话:“刚才你吻我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你的师父,也看到了小时候的你,还看到了关于菩提尺的一切,但是我却不信那些宿命,因为我真的爱你……”

共 477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宿命和光怪陆离的鬼故事来叙述一段爱情。小说里的男主人公,是一个修行的阴阳师,在火化场边上做祭祀用的物品生意。小说对人物的刻化到位,形象鲜明,虽然是超现实的小说,教育意义很深刻。小说里两个不同性格,不同社会背景的人却能在危难时刻舍己为人,演绎一段至死不渝的爱情故事,使人拍案叫好。我的理解,作者是想用超现实的写法来唤醒现代人的爱情观。当今社会的人,在物欲里迷失自己,一切都向“钱”看。我们已经很难寻找到美好的爱情!有很多时候,生活里的一切已经失去完美的意义。文章的寓意是在积极地唤醒人们,寻求真善美的心。反过来说:生活是充满阳光的,让我们都用一颗积极向上的心对待生活,真爱会遍洒人间。有句话好像是这么说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善恶亦如此,希望我们都做好自己,让世界充满爱。期待大家欣赏,阅读!【丁香编辑:赵淑敏】
1 楼 文友: 2015-08-29 21:49: 谢谢国涛师傅给我们带来别样的小说,阅读后给我们不一样的感觉。感谢赐稿! 做一个阳光的人,照亮自己的心,人生路上,坦然无惧!
2 楼 文友: 2015-08-29 21:52:54 谢谢玉米姐姐的编辑,辛苦了。
 楼 文友: 2015-08- 0 2 :29:06 胆小如鼠的我看了它,今夜无眠了 佩服佩服!问好作者! 文字,要先悦己才悦人!
回复  楼 文友: 2015-08- 1 06: 6:01 谢谢每名一如既往的支持,一起努力。
4 楼 文友: 2015-09-01 09:55:19 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故事?老实说,一番死去活来的情节,真没怎么看懂。请恕我迟钝。
5 楼 文友: 2015-09-06 07: 9:05 师父腻害,写的太好了!支持师父 调皮可爱,无所不能的小鬼七七,么么哒!没错,我就是无敌小七七呀!薏芽健脾凝胶吃多久
小孩脾虚吃什么
冠心病心绞痛饮食方面
孩子消化不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