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偷情高手西门庆至始至终不敢公开的一段姐弟

发布时间:2019-10-22 02:53:14 编辑:笔名

偷情高手西门庆至始至终不敢公开的一段姐弟恋

在《金瓶梅》中,西门庆众多的情人之中有一位四十多岁的贵族妇女,她就是我们今天所要说的林太太。这位林太太比较有钱,住的是深宅大院,吃喝穿戴绝不发愁,她也是唯一不用西门庆贴钱的人。那么。西门庆为什么会和比自己岁数大的女人搞到一起呢?

二娘李娇儿有一侄女李桂姐,是一位风流妓女。最早先和西门庆拍拖,后来随着时光的推移,西门庆对她有点腻了,又加上西门庆是官员了,不好总往妓院跑,于是聪明的李桂姐救拜大娘吴月娘为干娘,西门庆为干爹,可以使这位财神爷不至于断了线。可是作为父女,干那种事未免有些尴尬,而李桂姐又要生活,于是救勾引了清河招宣府的王三公子。招宣是官职,也是荣誉,是地位的象征。王三公子与李桂姐相好,把个家都不要了,惹了很多的麻烦,同时也得罪了另外一群妓女。这些妓女们对李桂姐独霸王三公子非常嫉恨,郑爱月就是其中一个。她原本与王三官人相好,后被李桂姐夺走,总想找个机会报复一下。

络配图

这一天西门庆来了,郑爱月很高兴,于是悄悄对西门庆说:“这位王三官人的娘叫林太太,具体叫什么不知道,今年大约四十岁,生得可算是漂亮!一天到晚描眉化眼打扮得跟个狐狸似的,她儿子成天在妓院里,她本人在家也不老实,专门找野汉子,给她作牵头的是媒婆文嫂。不知爹想见她一面吗?”说着,郑爱月抬眼偷偷看西门庆,只见西门庆额头又亮了起来,她知道事成了,就说:“如今爹想见她也不难,这位王三公子今年才19岁,她媳妇黄娘子是东京黄太尉的侄女,比那明星还漂亮。这么个漂亮媳妇王三官也给扔在家里,这女人气得两次要上吊,爹如今先把她娘给刮拉上,以后慢慢的那位守活寡的黄氏也不愁不是爹的人啦。”这一席话说得西门庆是心花怒放。以前的这些女人都玩够了,正想有些新的来代替呢。可巧这位贵族妇女送上门来,西门庆焉能不喜。更何况以前西门庆的姘头们全是市井女人,另外还得给钱。其实钱多少并不在乎,关键是西门庆的社会地位决定了他未能与上流的贵族社会进行交往,如今好了,西门庆已拜蔡京太师为义夫,自己又当了官,也比较有钱,从各个方面来讲,西门庆都具备了跻身上流社会的能力。林太太虽然是寡妇,但是金盆打碎分量在。这个女人对于西门庆来说,还是蛮有诱惑力的。

回到家以后,西门庆越想越得意,把心腹小厮玳安叫来,悄声对他说:“前些年给你姐夫(陈敬济)说媒的那个文嫂在哪里住?你想办法把她给我找来,到对面的房子里,我有话说。”玳安不知文嫂住在哪,可见西门庆家与文嫂并不贴近。玳安只好去问西门庆的女婿陈敬济,敬济还挺奇怪:“问她干什么?”玳安说:“谁知干什么,实然要我抓她去。”敬济哪想得到是那种事啊,就详细地告诉了玳安文嫂的住址。感情这文嫂住得很偏,几乎在东南角里。门口还有一个老太太在晒马粪,可见这是个城乡结合部。

晒马粪的对门就是文嫂家。玳安一叫门,文嫂的儿子文堂开了门。玳安自报了家门,文堂一听是官家,不敢轻视,连忙把玳安让到上房坐下。过了一会拿来一杯茶递给玳安说:“俺妈不在,明天去西门老爹府吧。”玳安乐了,对文堂说:“驴都在家,人能不在?”说着就站起身来到后院正房,只见文嫂和儿媳妇几个妇女正在开派对。玳安问:“这不是文嫂吗?为何推说不在?”文嫂一看躲不了,乐呵呵地说:“这几年西门老爹家买人卖人都有薛嫂老妈妈、王婆几个人来回跳蹦,你爹不稀罕俺们,今儿个咋个冷锅里冒热气了?我估计是你六娘没了,想找我去补六娘的窝,再找一个是不是?”玳安说:“不知道,你赶紧走吧

!”文嫂说:“我慢慢走吧,你先骑马走。”玳安说:“你不是有驴吗?”文嫂乐了:“驴是人家的,不是俺的。”玳安一听知是谎话,也开个玩笑说:“那可不行,别的算了,这驴必须和你作伴,我时常看他落下一条好大的鞭子。”文嫂一听哈哈大笑。

络配图

文嫂来到西门庆家,进了门,西门庆说:“文嫂,许久不见了。”文嫂说:“小媳妇有事。”西门庆见左右无人,就悄悄地对文嫂说:“大街上王招宣王皇亲家,你常去吗?”文嫂一听挺奇怪:“西门官人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是常走动,您有什么事吗?”西门庆乐了,悄悄拿出五两银子给她说:“我想见她一见,如何?”文嫂此时才算明白西门庆的用意,便想借机敲西门庆一笔竹杠,于是聪明的文嫂开始拿腔拿调,西门庆不知就里,还一个劲的问。文嫂此时才换了一副真诚的笑脸,对西门庆说起了悄悄话。

媒婆文嫂来到西门府,得知了西门庆的意思,暧昧的笑了,她十分清楚今天自己来着了。赶西门庆一问,文嫂就悄悄对他说:“我们太太真是个聪明漂亮的人儿,她虽说干这事,干的可机密了,外边有人说在和尚庙里,那是瞎说。太太的儿子三老爹那也是官面上的人物,她娘还得有所顾及,实际上在家里干。不过是俺中间有时给牵个线。若在俺自己家里,窄门窄户的,俺可不敢招这样的事。我宁愿给爹传个话,明后两天就成。”西门庆赏了文嫂五两银子。

文嫂拿了银子,高高兴兴的就奔林太太家去了。林太太在正房里,接待了文嫂。说了一会闲话,文嫂说:“有件事俺不知当讲不当讲?”林氏说:“讲吧。”文嫂乐了,压低声音说:“太太不正为三公子的事着急吗?不用急,俺这里有一个门路,一准能让三公子收心。”林氏一听,赶紧询问究竟。文嫂说:“县门前,有名的西门大老爷现任掌刑,家里多少铺子,银子多得花不完。这位老爹三十一二年纪,仪表堂堂,只闻太太大名,一心想来相会,给太太拜寿。”林氏早听说西门庆是个人物,又听文嫂一席话,情窦已开,便问文嫂说:“这样如何能相见呢?”文嫂笑着回到:“后天就成,私下先会一会,有何不可?”

第三天下午,西门庆早早的打扮好了,骑着马,玳安跟着,来到扁食巷招宣府后门。玳安先去敲门,开门的是文嫂。她早来了,西门庆一进屋方知这是门房。文嫂引西门庆离开门房,走进一个长夹道,跟现在故宫东西宫的那种长街一样,一盏红纱灯笼在暗夜中好似幽灵一样引起几个贪食鬼。游游荡荡来到一个小角门,打开角门文嫂引西门庆来到后堂,掀开帘拢,这是正房大堂。文嫂忽然不见了,一会她由东厢房里出来,拿出一杯茶递给西门庆。西门庆说:“请太太出来相见吧。”文嫂笑着说:“请老爹且吃过茶,太太已经知道了。”西门庆这才明白了。

络配图

此时林太太正悄悄地从房门帘往外观看,见西门庆人高马大,一表人物,服装高档时尚,又有一股气势在那,心中十分欢喜。文嫂进来对林太太说:“那老爹活好着呢。出笼的斗鸡,也是一个人物。”林氏一听很高兴,羞答答的说:“请他进来吧,我不好意思出去。”文嫂一听就请西门庆进来。西门庆进来一看,嗬,这位四十岁的太太很显年轻,外加穿着华丽,气质绝佳,心里也很喜欢。两个人相互见了礼,开始喝酒,几杯酒下肚,彼此眉目传情。等文嫂知趣的一走,两个人开始搂抱,然后西门庆轻轻的将舌头送入林氏口中,咂咂有声。西门庆将淫器包打开,带上托子,又服了春药,将林氏弄了个云散花开。林氏非常满意,又喝了些酒,西门庆这才告辞回家。从此,林氏又多了一个男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淮安白癜病
昆明治疗妇科医院
威海治疗性病费用
淮安白癜病医院
昆明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