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至尊透视眼 第561章 青花瓷

发布时间:2019-10-21 22:03:13 编辑:笔名

至尊透视眼 第561章 青花瓷

比起朱庭拥有玉佩,苏哲更想知道他是否有参与这件事当中。当然这个属于多想,朱庭的背影比较清晰。做为一名企业家和慈善家两个头衔,在做生意上或多或少为了达到目的动过一点手脚,但总体是好的,大家就能够接受。

“你怀疑玉佩的事与造假团伙有关?”诸葛兰腾问道。

“我是有这样的想法,一下子有四件几乎一模一样的玉佩,值得让我们深思。”在这件事上,苏哲必须要将诸葛兰腾拉进来,就像当初他把自己拉进来一样,这叫礼尚往来。

双方存在着交易的关系,诸葛兰腾这时候又想将古董协会的名誉弄上去,就算明知他带着其它目的,亦会掺合进来的。

“诸葛会长,你心里应该明白,上次出事已经让文化局那帮人有意见,要是这个造假团伙不扑灭,恐怕情况只会往坏处发展。等到一些负面在人们心目中根深蒂固,到时想要挽转,那就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顿了下,苏哲补充道,“青红慈善基金会这事你应该知道吧,出了那件事,现在再怎么洗白都不会有人相信的

。他们近来倒是频繁高调做事,但在人们眼中,他们那样的行为简直是把大家当成傻子。诸葛会长,你也不希望到时大家对你有这样的想法。”

目的清楚,苏哲不妨下重药剂。

诸葛兰腾沉默着,苏哲的目的清楚得很。只是现在他在衡量掺合这件事,对他的好处和坏处有多少比例。

现在这社会,无论做什么讲究的都是利益相关。不可能明知坏处一大堆,还一头扎进去,真那样做,就真的是傻子了。

苏哲这个人不是表明上看起来那么简单,须不知周家兄弟连番栽在他的手里。当初若不是他足够聪明,选择与苏哲联手抵抗周志晖,很有可能,如今关在牢里的就是他了。

沉默许久,诸葛兰腾抬起头问道:“我应该怎么做?”

苏哲知道诸葛兰腾最后还是会选择与他一起合谋的。整理下思路说道:“你去跟朱庭接触一下,毕竟你去找他,按你的身份没我去找那样敏感。”

诸葛兰腾凝着眉道:“我去找他是没问题,不过我应该以什么理由?不能直接就以玉佩的名义,这岂不是一下子就让他看穿目的。”

“这个并不重要,事实上直接让他明白你此番前去的目的,好过转弯拐角让他知道。朱庭这个据我了解,虽然在商界有着不错的口碑,而且在慈善界声誉更是响当当。而且他比那个总是高调做事的陈官彪让大家的评价好得多。但他有一个习惯,就是不喜欢别人套话。”

“你直接去做这件事,假如他什么都不知情,按他的性格,说不定会帮你一把;如果他的慈善家只是表面,你过去找他会引起警惕。被敌人引起警惕听起来不是好事,但有些人,既然名气不少,不一定会是老狐狸。假如他真的有份,为了保命眼下的名声,说不定会急着找人处理。”

说这到,苏哲停顿下来,嘴角微微一哂:“在我看来,当然希望他没参与到这件事。毕竟慈善家很多,但像朱庭这样真为穷人做事的慈善家也不多。少一个,那就真的是少一个了。”

诸葛兰腾不再说话,苏哲说的话是事实。比起别人的高调,朱庭让人信服是因为他做慈善向来是做实事。有如今的名声,是多年攒下来的,而不是高调炒出来的。

他同样希望朱庭是没问题的,不然站在古董协会会长这个位置上,他的做法与贩卖古董文物没什么区别,一样不能让他继续逍遥法外。

最后答应与苏哲的合作,毕竟他们上次两个人的合作,最后各取所需。不管苏哲还有没有其它目的,至少他是清楚彼此间的关系不是敌人。

......

苏哲回到家,青岚就从楼上下来。

“你回来正好,刚想给你打。”

“查到什么了?”

“你来房间,我给两张图片让你看下。”

上到房间,苏哲在电脑屏幕上看到两张清花瓷的照片。第一眼看,两者间没多大区别,再仔细观看,其中一个色度比较浅,另外一个边上有一个花纹工整度不够。

“能不能猜出哪个是真的?”

这个还真考到苏哲,照片不是实物,不能利用透视异能分辨上面是否带着古老之气。

青花瓷又称白地青花瓷,常简称青花,是国内瓷器的主流品种之一,属釉下彩瓷。青花瓷是用含氧化钴的钴矿为原料,在陶瓷坯体上描绘纹饰,再罩上一层透明釉,经高温还原焰一次烧成。钴料烧成后呈蓝色,具有着色力强、发色鲜艳、烧成率高、呈色稳定的特点。

青花瓷最早见于唐宋,那时虽然与后世的有区别,或许说没形成,不过露出端倪。而真正成熟的青花瓷则出现在元代景德镇的湖田窑。

明代青花成为瓷器的主流,几乎随处可见,到了清康熙时发展,这个品种达到顶峰。

而在明清时期,受到青花瓷的概念影响,一些工艺者还创烧了青花五彩、孔雀绿釉青花、豆青釉青花、青花红彩、黄地青花、哥釉青花等衍生品种。

唐代的青花瓷器在现代存入得不多,人们能见到的标本有20世纪70―80年代扬州出土的青花瓷残片二十余片;香港冯平山博物馆收藏的一件青花条纹复;美国波士顿博物馆收藏的一件花卉纹碗;丹麦哥本哈根博物馆收藏的一件鱼藻纹罐;南京博物院收藏的一件点彩梅朵纹器盖。

毕竟经过这么多个朝代,加上兵荒马乱的动荡,随着新的青花瓷出现,唐宋时期的保留下来的并不多。

青岚让苏哲对着照片分辨出哪是真是假,就算是50(百分号)的机率,也是不好猜测。

对着电脑照片观看许久,苏哲根据上面的花纹以及彩釉的分布程度,大概猜测是在明朝。每个年代的瓷器都有那个年代的影子。

犹豫片刻,苏哲指着左边色度较浅那个说道:“我猜这件是假的。”

青岚嘴角微微勾了下:“真难得你有一次说错的,可惜刚才忘了录下来。”

苏哲翻个白脸。

对着照片认错并不奇怪,但是他选择左边色度较浅那一个不是乱猜的。他接触过不少明朝时期的青花瓷,甚至连元代的都经常见。对比无、明、清三个朝代,不管瓷器的造型如何,但在颜色方面还是保持着一个量度的。

“其实你这是进入一个误区,难道你不知道,赝品才会没有任何瑕疵吗?”青岚莞尔轻笑,“很多外行人在买这些东西的时候,总是觉得,有缺口或者瑕疵是现代工制品。因为手工原因,留下瑕疵,偏向于另外一个完美的。须不知,很多人就是利用外行人这种心态,最后赚得满钵。”

这个苏哲倒是明白,有些东西怕对比,但有些东西就想有人拿来对比。

他刚才确实是走进这个误区,因为没接触实体,照片上右边那个有点瑕疵,就觉得是工制上机器落下的。可他忘了,古时的烧制与现代工制品,那个更容易会留一下不完美的地方。

“你这两张照片去哪里找来的?”

“你再猜。”

苏哲悄悄抹一把汗,这怎么猜。虽说猜测女人的心思更像是大海捞针,这个他不知道的事情,别说大海捞针,这是根本没海让他去捞。

看到苏哲那样子,青岚娇笑起来,“好了,不逗你了。这是我姐夫传给我的,之前拜托他查一些事。”

金大班?

这个苏哲还真猜不出来,要知道在这之前青岚跟金大班的关系可是处于很僵的状态。

他们两个几时和好,苏哲根本没听青岚提过一点征兆。

金大班到底是圈内人,而且人面广,找他帮忙确实是最佳选择。之前苏哲就想过,只是碍于青岚与金大班的关系,没想到他不找金大班,青岚反而亲自去联系了。

听她称呼“姐夫”,大概两人的关系有着回暖吧。

苏哲没在这件事追问,看着电脑屏幕上两件青花瓷照片问道:“既然有照片,说明这两件东西肯定在谁的手里,你问下金会长,能不能与持有的人联系一下。最好是两个人都联系,或许能够问出不少线索来。”

青岚微笑道:“这个你还真是有点走运,不用再像之前那样四处奔波。照片是我姐夫传给我的,而这件青花瓷正好在他手里,包括那个赝品。”

“这么凑巧?”

“巧不巧我就不知道,不过嘛,还有几年就是春节,正好我也准备去看下两个外甥。所以你想套到资料,接下来的果篮钱就不能省了。”

沈阳脑康中医院通讯地址

去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怎么走

沈阳脑康中医院公交地址

对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的评论

沈阳脑康中医院地址怎么走

脑梗塞手术

脑梗的前兆是什么症状

脑梗塞中医治疗方法

脑梗塞中医治疗方法

旅游出行必备肠胃药

旅游出行必备药品

有哪些家庭常备药

吃什么药快速止泻

腹泻用药远大医药立可安

远大医药立可安可以治腹泻吗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疗肠道感染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疗腹泻怎么样

老人风湿痛手足麻木

活络油可以治疗风湿疼痛吗

活络油哪个牌子推荐

活血化瘀的外用药油

跌打损伤多久可以按摩

跌打损伤外擦有什么药

跌打损伤应该怎么处理

跌打损伤肿块咋消除

老年人跌打损伤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