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唔市將建立100個農村幸福院試水破解農村

发布时间:2019-11-08 22:51:36 编辑:笔名

乐南幸福院成了附近老人的好去处

长寿寺村村主任唐彰昭在整理图书乐南幸福院内,老人们正在打牌娱乐

4月16日,桂林市政府召开专题会,30项为民惠民行动新鲜出炉这其中,包括在全市农村社区建立100个农村幸福院

农村幸福院作为一个新鲜事物被提及,颇受关注

以往,农村方面有政府介入的养老服务只有敬老院和五保村,而农村幸福院的建设,将触角延伸到更广阔的农村和更大范围的老人,相关政府部门希望以此试水农村养老难题

实际上,从去年底开始,桂林已经率先在全州60个自然村试点那么,快半年过去了,这些试点村的运行情况怎样农村幸福院是否能给农村老人一个幸福的晚年

农村老人的幸福园

全州咸水乡鲁塘村委长寿寺村距离县城大约35公里

4月22日上午,虽然细雨绵绵,但是长寿寺村一所闲置学校改建而成的幸福院内,却是一派热闹

其中一间占地30来平米的旧教室,改造后变成娱乐室,放置有一台42英寸的液晶电视机,两旁各摆放一个音响

娱乐室内,电视画面播放老人舞蹈操,10多名上了年纪的老人,随着画面有节奏地起舞虽然有的老人裤脚上还沾着泥土,但脸上却显得轻松自在

78岁的熊玉秀是其中一个老人,育有3个儿子2个女儿,2个女儿都已经出嫁,3个儿子两个在外打工,另一个忙于经商,虽说孩子们也孝顺,但生活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之前她经常一个人在家闲着,时常感到寂寞

今年来,幸福院的开办让她的生活变得精彩老人们没事便聚在一起聊天、跳舞半个月前,在村里一名热心教练的指导下,还成立了一支腰鼓队

熊玉秀的儿子前不久回来,看到她脸上的气色比之前好了,十分高兴,直说放心多了

除了娱乐室,幸福院内还有男女休息室、图书室、厨房以及卫生间等

不同于长寿寺村幸福院,位于全州县石塘镇乐南村委石田村的乐南幸福院,则是在原来敬老院的基础上,建成如今的幸福院

村支书王建新介绍,村子共有2300人,外出务工人口约占四分之一,60岁以上老人超过300人

走进院内,黄白相间的色调让人十分温暖,60多平米的娱乐室内,10多位老人有的打牌,有的看电视,有的下象棋,其乐融融,休息室和厨房也都收拾得干净整洁

这与幸福院建成之前,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场景王建新告诉,敬老院自2011年建立以来,主要接纳五保老人,院内常住老人12个当时的敬老院没有生机,院门多数时候是关闭的

82岁的王品生老人说,以前各家都是儿女们轮流照顾家里老人,而今时不同往日了,他的儿女们常年不在家,幸福院就成了一个好去处

破解农村养老难题的试水

在全州,像长寿寺村和乐南村这样的农村幸福院,共有60个,分布在全县各个乡镇,自去年底开始试点运行

从建成的幸福院来看,优先考虑留守老人较多、居住相对集中、有场所设施的地方县民政局副局长唐瑾介绍,这些幸福院,主要依靠整合一些农村社区公共资源,比如五保村、老年协会、闲置的学校、厂房等等

幸福院作为一种新型的农村养老模式,是指由村民委员会主办和管理,立足于为农村老年人提供就餐服务、生活照顾、日间休息、休闲娱乐等综合性日间照料服务的公益性活动场所

相比于农村的敬老院和五保村,幸福院服务的对象更加广泛唐瑾说,除了五保户外,还包括农村中的高龄独居、空巢、优抚、特困老人等等

白天,老人们可以在幸福院里休闲娱乐,享受社会公共服务提供的便利,晚上再回到自己家中她认为,推进农村幸福院的建设,既符合农村老年人养老需求,又适应群众传统生活习惯,做到了老年人进院不离家、离家不离村

按照民政部门的计划,他们期待通过试水农村幸福院的建设,为农村老年人创造一个良好的、舒适的生活活动场所,以破解农村养老难题

幸福院的兴起,与全国老龄化加速,农村养老难题凸显大背景不无关系

去年,自治区民政部门就强调,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存在发展不平衡的问题,特别是农村养老问题还仅是停留在解决五保对象的问题上

随着城镇化建设进程的加快,农村大量劳动力外出务工经商,农村留守、独居老人越来越多市民政局副局长李荣说

根据相关统计,目前全国农村老龄化水平高于城镇1.24个百分点,其中农村留守老人数量已近5000万,他们缺乏生活照料和精神慰藉、失能无靠等问题仍然很突出

在此背景之下,民政部、财政部根据《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规划()》提出,到十二五期末,全国社区日间照料设施要覆盖到50%以上的农村社区

去年下半年开始,广西也根据部署展开试点,全州成为桂林农村幸福院试点县城

李荣透露,按照他们的计划,今年农村幸福院的建设,将面向全市范围内的所有农村社区,预计建设个农村幸福院

根据相关政策,每个幸福院项目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补助3万元,在此基础上,广西从本级彩票公益金再补助3万元,专项用于对现有幸福院的设施修缮和设备用品配备

运行中的难题

了解到,全州已经试点的幸福院中,设施设备一应俱全可是,试点近半年来,运行发展却遇到诸多难题

乐南幸福院挂牌后,村支书王建新就更为忙碌了,他兼任幸福院的管理员每天早上8点前,他都要按点准时开门,然后清扫幸福院内的卫生,查看各种设施设备,排查是否存在安全隐患

他还要不时关心老人们的身体状况,留意老人之间的相互关系,避免矛盾出现

王建新每天还有其他工作要做,无论家里还是田头,事务比较繁忙

他说,按照幸福院建设的相关制度,幸福院可根据实际需要聘请管理人员可是,除了6万元的建设费用外,现在在运营上面还没有相关的经费,村里面也没有什么收入来源,要花钱请专门工作人员,不太现实

因此他的所有工作都不计报酬,完全凭着自己的一份心虽说自己热情很高,但是他也坦承,由于平时事情繁多,加上幸福院人多的时候,超过百人,有时他也会感到力不从心

从走访的几个幸福院来看,由于运行资金短缺,都没有聘请专门的服务人员管理人员主要由村干部兼任,多数不计报酬,只有少部分从村集体资金中给予象征性补偿而且村干部自身事务繁忙,有时无法周全在所难免

另外,按照实施要求,幸福院内应该为有需要的老人提供午间就餐服务可是,在长寿寺村内,虽说冰箱消毒柜灶具一应俱全,午餐服务还是难以正常开展

村主任唐彰昭兼任幸福院的管理人员,他说,幸福院没有聘请专门的厨师,今后若是提供午餐服务,只有他亲自上阵

了解到,在午餐提供方面,有的地方因为资金人员受限,而且没有形成就餐氛围,午餐服务被搁浅而乐南幸福院等有午餐提供的地方,也没有专职人员提供服务,只是大家搭伙,由其中一名老人煮饭做菜,简单就餐

而且,随着幸福院的运行,水电煤气费用、娱乐设施设备的维修等等,都需要资金的支持伴随着资金和管理等方面的问题,原本规划的服务也打了折扣

从目前的试点实施情况看,由于受各种条件的制约,运营过程之中,服务项目尚难以丰富完善,质量也参差不齐

因此,很多人对于幸福院的理解,仅仅认为它是为农村老人提供了一个娱乐休闲场所

幸福院的未来

正所谓建设容易运行难,这是许多社会公益机构的普遍问题农村幸福院面临的以上运行管理难题,不禁让人感到担心,试图破解农村养老问题的幸福院,能否持续发展,会不会最终难以为继

唐瑾说,当下,农村幸福院运行中遭遇的最大瓶颈,便是资金严重缺乏

按照《幸福院运行管理办法》,幸福院运行以政府补助为基本保障政府通过财政预算等形式拨付一定补助资金,主要用于支付管理人员工资待遇以及水电费、煤气费等幸福院日常开支,达到基本保障作用可目前由于上级财政支持滞后,地方财政紧张,幸福院在运行之中显得捉襟见肘

《办法》还提到,除了政府补贴之外,还应以其他筹资方式作为补充通过包村单位帮扶一点、工商企业赞助一点、村集经济提留一点,村民特别是外出务工人员捐助一点以及幸福院生产用地收入一点等方式筹集作为补充幸福院经费,以提高和改善幸福院条件

资金紧张的情况下,引导爱心人士、志愿者等社会力量加入幸福院建设尤为必要唐瑾说,可如今由于试点刚刚开始,社会认知度不够,渠道不畅通等原因,这方面仍有待进一步开拓

谈及未来发展方向,李荣表示,农村幸福院作为一个新事物,目前仍在探索阶段,但各级政府部门十分重视幸福院的建设

4月中旬,自治区民政厅公布今年要实施的五大改革,其中为首的就是养老服务改革,农村养老问题便是其中一个议题李荣说,除此之外,桂林市政府在前些天推出的为民惠民大行动中,将建立100个农村幸福院作为其中的一个子项目这都是农村幸福院建设推进的良好机遇

对于农村幸福院这个新事物,广西师范大学法学院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副教授李昌阳也表示肯定,出发点很好,对于丰富完善养老服务体系来说意义重大

他认为,随着大量青壮年外出务工,农村留守空巢等老人越来越多,农村传统的家庭内的自我养老遭遇了严峻挑战,很多老人老年光景凄凉幸福院可以提供日间照料,娱乐休闲场所等,让老人离家不离村就能享受到便利,对于农村老人而言,无疑是一大福音

但同时,李昌阳也觉得,目前的幸福院,要想解决农村养老难题还很困难,如今仅仅是搭建了一个平台而已他说,即便能够按照现行规定良好运行,目前幸福院也只能覆盖到能够自理的老人,对于那些不能自理的老人,仍涉及不到

他认为,破解农村养老问题的最好方式是居家养老模式,完善的居家养老服务,应该依托社区机构,服务主体是社会工作者,有志愿者的配合,而且还有其他专业人士参与,比如医疗卫生文化工作者等等,让老年人在自己家里,在自己熟悉的社区,就能够享受到贴心的服务,应该是一个完善成熟的络服务体系

虽然路很长,但是不管怎么样,农村幸福院迈出了第一步李昌阳说 调查杨亚 文/摄

生物谷
儿童风热感冒专用药
生物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