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窃神权 第六十七章 不安好心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1:15 编辑:笔名

窃神权 第六十七章 不安好心

“砰……”尚伟满面污垢,双手背负,被一个健壮的勇士,仍在地上。

随后,尚伟就听到几个清脆的声音,应该是几个女孩的声音,听起来很欢快。还有低沉的男子声音传来,但听起来像是在争吵。

但是,尚伟却高兴不起来!被俘虏了啊!八百勇士打败、诛杀,就只有尚伟自己活了下来;哦,还有一个老儒生,就是那个宣读庆州伯旨意的老儒生。其余的人,全都被枭!

这不是萧浩狠辣狠毒无人性,而是此刻的现实问题。萧浩要想谋夺庆州,就要尽可能的削弱有生力量!更别説,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萧浩和庆州以及庆州的那些士兵等,是两个阶级!

萧浩骨子里是一个“民”,而在萧浩手下的,也全都是“民”!但是这些庆州的士兵等,全都是“士”!这就是最基本的阶级矛盾!

屁股决定脑袋,萧浩以后的路,注定了必然是重用“民”!就算是萧浩敢用“士”,也要担心被暗杀啊。在这样的情况下,萧浩又没有足够的力量看守俘虏,战场上杀戮,就是最好的决定,还能防止这些人逃回去,再次成为庆州伯手中的“剑”!

气运的争锋确实是要高层出手;但是在战争中,要想将气运能力挥最大,就需要一个载体;这个载体,就是士兵!足够的、优秀而忠诚是士兵,才是气运争锋中,最重要的利剑之一。

还有就是,萧浩需要立威!只有足够的威名,才能减少以后的阻力。从这个角度看,却反而能让以后死的人更少!

但这所有的一切,都和尚伟没有任何关系了!冰冷的地面,也没有尚伟的心寒冷。兵败被俘,这还是小问题;这真的是小问题!甚至自己死,尚伟都觉得是小问题!真正让尚伟恐惧寒冷的是,萧浩好像掌握了气运的正确使用方法、而且是一种与众不同的使用方法!

这样的事情,足以惊动大离王廷,至少也应该能惊动庆州伯!但现在自己却基本上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从少有的几次接触看,这个萧浩绝对是一个真正的枭雄!尚伟明白,自己很难活着!

但説起来人也奇怪,在不知道会死之前,都害怕死亡;但当知道自己难逃死亡的时候,有不少人会坦然面对!而尚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反正,怎么也活不了啦不是吗!

但是,让尚伟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到现在萧浩还没有过来处理自己!

“亡庆州,萧浩是也!”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尚伟心如灰烬。

那么,我们的萧浩男爵大人在干什么呢?在恼火呢!

萧浩正在和大离王廷的跑路丞相面面相对!原来,在萧浩这里战斗结束后,这孔祥竟然巴巴的从西山镇跑到了倍县县城。

萧浩的杀戮,确切的説,是萧浩大肆杀戮士族,让这位孔祥孔大人看不下去了!这是阶级问题,但现在的孔祥却在严厉斥责萧浩的残暴!

“你这是不仁!”

“嗯”。萧浩已经快要忍不住宰了这个孔唐僧了!

“还有你终究是庆州伯封赐的男爵,不能这样对待庆州伯。要是这样的话,你和那个被天下人嘲笑的盛庆伪王有什么差别!”

“嗯。!”

“呼……8oo多人啊,你也下的了手!你才13岁啊!”

“嗯。”

“小小年纪不应该参与这些事情,老夫不才,却也是一个紫气大学士,还有几份学识,你跟老夫读几年书吧,想来可以教育萧男爵几年。”

“嗯?”

“你答应了?那就行拜师礼吧!”这一刻,孔祥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你闭着眼睛“嗯”?好啊,小小的孩子不学好,但你还能斗得过我这个老人不成!

实际上,此刻的孔祥可是两眼放光的看着萧浩

。要説,哪怕是一个贵族子弟,在听説一个紫气大学士亲自做自己的老师,都会兴奋地睡不着觉!

清月公主和湘儿在旁边,都两眼放光!清月公主虽然是公主,但儒家素来不收女弟子,所以清月公主,也只能羡慕的看着萧浩!不过,湘儿却是戏谑的光芒——你真的确定,教得了少爷?

“嗯?”萧浩这一刻忽然睁开了眼睛。

孔祥先是一阵自喜,但紧接着就现萧浩眼中一片平静,甚至、甚至还有淡淡的鄙视!

是的,鄙视!曾经萧浩就对儒家有排斥!确切的説,不是对孔子儒家经典排斥,而是对这个儒家的核心观diǎn排斥!儒家的核心观diǎn是“仁”。何为“仁”?是“人第二”。实际上,仁是一个严格的等级概念。

先己而后人,这就是“仁”。孟子补充后,才形成了真正的“仁义”。但很遗憾,这个世界没有听説孟子的学説。所以,这个世界的儒学,是最根本的的那种,是严格的遵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观diǎn的儒学。

要説这父父子子当然没有问题。但你君君臣臣就值得解释了,而且还放在最前面。

什么是君君臣臣?那就是君王永远是君王,臣子永远是臣子;君要臣死、则臣不得不死;当然还有一重意思,就是君王要有君王的作态和道德行为等;臣子也要有臣子的样子。但臣子可以去死,君王犯错呢?没説!

这是圣人疏忽了吗?当然不是!而是人家的核心,就是维护一个严酷的等级制度!当然,这在孔圣人的时代,是正确的思想:因为只有维护好了等级观念,战乱的神州就自然稳定,人们安居乐业!但是,他没有与时俱进啊!

还有,就説这个孔祥吧。一开始,萧浩就是借助孔祥的手段,将吕弼给除掉了。但随后孔祥专权跋扈,独揽朝纲;萧浩早就已经给这个孔祥盖上了权相、奸相的印章。

而后,孔祥竟然能在危机时刻,将王后和公主偷出来,让萧浩另眼相看!总的来説,儒家还是有不少亮diǎn的;至少忠君、爱国、爱民的思想还是值得称赞的。

但眼下,萧浩再次将对孔祥的那一diǎn好感,给彻底丢掉!

看着孔祥那闪烁的目光,萧浩怎么会不知道这老混蛋在想什么!你当本少爷华夏上下五千年历史是白看的吗?

在东胜神州,最让人无法摆脱的,就是师生关系。这孔祥明显是要凭借着这个,将自己给束缚起来!孔祥这一手很老套,只要萧浩一拜师,孔祥绝对会出手干涉萧浩的一切行动。

一方面,这是这个世界儒家的治世之学。而另一方面才是核心“萧浩这是在造反,而孔祥却是统治者!他们必然会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

萧浩几乎能够想到,只要自己今天在这里拜师,明天海州就会土崩瓦解;而自己也将会成为这个世界的孙悟空,出了五指山还要带个狗圈!

为什么萧浩会如此的恶意揣测这位宰相呢?太简单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在萧浩取得了胜利、展现了枭雄潜力、展现了非凡才智的时候,才跳出来,还是急匆匆的从西山镇赶过来,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仁慈?你赶绝吕家的时候走神么!

还有,你刚刚説什么,自己是紫气大学士啊!嘿,呵呵,早不説完不説,现在的时候説,你真当我是傻子!

本少爷先前危险、庆州主动攻击的时候,你在哪里?

“孔大人,要想收我为徒,也不是不可以。想来孔大人已经完成了对小子的考验。但小子斗胆,学生也应该考量一下先生;毕竟有些人,先生也是教不了的,对吗?”

“你!”孔祥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萧浩。自己一个紫气大学士要收徒,对方竟然如此无理!

但孔祥终究是做宰相的,整理下衣衫,“哼!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水平!问吧!”

随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保山男科医院
鸡西白癜风
随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保山男科医院哪家好